2024年06月11日
社会民生 Hongwei information
您现在的位置: 网站首页> 社会民生> 文学天地
站在终点看来路
时间:2023/03/17 00:00 来源:广电局 作者:杜雨润 点击量:1547


6岁那年的一天清晨,天灰蒙蒙,温度是零下三,路面结冰湿滑。那时候农场机关不是楼,是平房大院,翻过一道红砖墙,是一排排结霜的水泥石凳。因为作业没写完,我趴在石凳上补着作业,手冻得胀着疼,纸沾了冰水写不上字,我边哭边写。

10岁那年的一天上午,我偷了家里50块钱去游戏厅,全买了币子,带着惶恐和心虚玩了一整个上午。为了掩盖罪行,中午去我小姨家,吃了很多土豆炖豆角。那天下午,我站在家门边被厉声质问拷打,我很快承认,却被勒令罚站两小时,中午吃得太撑,我吐了一地土豆炖豆角。

16岁那年的一天下午,我在三江一中对面的小卖店里偷了两包烟,被老板当场抓住,我甩开臂膀,虚张声势,把三四十岁努力讨生活的老板吓得不敢说话。回到宿舍,我却呼吸困难,浑身发抖,冷汗直流。我知道我必须回去,承认错误并道歉,只是从宿舍到小卖店的路,我竟走了半个下午。
23岁那年,大四上学期,我的挂科数量是15科,比一年要修的学科还多,如果半个学期之内补考过不了,我将拿不到毕业证,四年的学白上,钱也白花。我早已经忘记自己是如何渡过这一关,只剩下直到如今这个年纪,还会做的,有关于补挂科的噩梦,每次因这种梦醒来,都是大汗淋漓。

30岁那年,我经历了人生最重的背叛,最多的误解,我曾心灰意冷,不知如何渡过难关。我试图再次燃起心火,却发现生命力早已消散,肩头是落井的下石,耳边是讥讽和嘲笑,和6岁未完成的作业,10岁时两小时的罚站,16岁时半个下午的路程,23岁时半年重压相比,这一次,我差点挺不过去。

我拖着沉重的身躯,咬紧我的牙关,来到我的35岁,来到我再无使命,磨平理想的如今,我站在35岁的时空,去看6岁,10岁,16岁,23岁和30岁的过去,那些曾经让我喘不过气的经历,如今却令我发笑。6岁,10岁,16岁,23岁,30岁的,看向未来的我,却永远在杞人忧天,忘了人生总有终点,何事惊慌?除却死亡。

终于明白,漫长的人生,不过是一难接着一难,一坎接着一坎,能解决旧烦恼的,只有新烦恼。我曾自命不凡,积极向上,努力进取,昂扬奋发,充满斗志,在一个个过不去的坎面前,一边崩溃,一边自愈,我努力燃烧心灵之火,千方百计守正自我,试图冲破某种桎梏枷锁,去书写一个属于凡人的奇迹。

我却太过平凡,本以为我的未来之路四通八达,选择多样,无论向哪儿走都是在向前,我曾对着理想许下哪管天寒地冻,路远马亡的幼稚诺言,我没想到我所期盼的远方,竟比远方更远。如今我幡然醒悟,当某一天,站在终点,看来时路,我的路,只此一条,笔直的一条,再无它途。

一路走来,没有敌人,见到的都是朋友和师长。


版权所有:

备案号:黑ICP备17000016号-1技术支持:风腾电商

Baidu
map